“中美拉美研究比较研讨会”召开 以学术交流推动中拉关系发展

2015-11-15 16:14 王晓真

11月9日,由外交学院拉美研究中心举办的“中美拉美研究比较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美国康涅狄格大学等高校及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就拉美研究的历史、新动态及未来发展等进行了深入研讨。

  中国拉美研究有待深入

  外交学院副院长孙吉胜表示,近年来中拉关系取得了令人欣喜的进展,随着中拉关系进入整体合作新阶段,外交学院也将加大对拉美研究的支持。

  中国拉美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前副所长江时学回顾了中国拉美研究事业从无到有的过程。他表示,新中国成立后的初期,中国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拉美研究,多是一些零散的新闻报道。自古巴革命起,拉美逐渐受到中国的关注,媒体对该地区的民族解放运动和反帝斗争的报道也越来越多。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最近的十多年,中国的拉美研究事业蓬勃发展,研究领域已拓展到拉美地区的经济、政治、外交、社会发展、法律、文化、宗教、文学和语言等领域,每年都有大量专著、论文和研究报告问世。

  江时学认为,为了向快速发展的中拉关系提供学术支撑,中国学者有必要进一步关注以下问题:如何使更多的科研人员赴拉美进行实地调查研究,如何提升研究人员的语言水平和理论水平,如何在高校设置更多的拉美课程,如何完善学界、政府部门和企业之间的“旋转门”机制,如何进一步提高科研成果的质量,如何处理理论研究与对策研究的关系,如何将更多的科研成果推向国际,如何扩大学术争鸣,等等。

  北京大学拉丁美洲研究中心主任董经胜从历史研究的角度介绍了中国的拉美研究,并表示拉美历史是拉美研究中的重要内容,但其在中国的关注度还远远不够。20世纪80年代之后,中国对拉美历史的研究开始关注其现代化进程,主要有两个研究方向,一个是将拉美地区作为一个整体研究其现代化进程,包括该地区的农业发展、文化发展、经济增长等;另一个是针对拉美国家分别研究其各自的现代化进程。董经胜表示,这一转变极大改变了中国的拉美研究,丰富了拉美研究的具体内容,将历史研究与经济、政治等其他领域研究相结合,并更紧密地与现实问题联系在一起。

  由于地理位置等因素,美国对拉美的关注和研究则相对较多。美国康涅狄格大学拉美研究所主任马克·奥弗迈耶-贝拉斯克斯(Mark Overmyer-Velazquez)介绍称,美国的拉美研究始于美国向拉美扩张时期,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美国高校开始进行拉美研究,至今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冷战期间,由于国际政治、经济发生变化,拉美研究在美国迅速发展。

  奥弗迈耶-贝拉斯克斯同时表示,如今,美国在拉美地区的影响力下降,拉美国家国力不断增强,并且拓展了与世界其他国家的交往。在此背景下,美国官方很可能更关注以下研究领域:能源问题、自由贸易区、毒品与安全、移民等问题。美国学术界未来则可能关注地区研究和族裔问题的交叉研究,以国别比较研究、多地区比较研究和跨国研究三种方法展开。

  学术交流利于中拉相互理解

  与会学者对中国拉美研究的发展充满期待。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社会文化研究室副主任郭存海介绍了中国拉美研究的新动态。他表示,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教育是拉美研究热度的重要体现指标之一,以西班牙语为例,最近十几年来全国开设西班牙语专业的高校和学习人数大大增加,课程设置上也有了可喜变化。此外,中国拉美研究机构的数量明显增加;研究人员年轻化,学历层次高端化,双语学术应用趋势明显;研究方法上从翻译、编译转向原创,从本土单独研究转向国际联合研究;研究目的转向实用性与学术性并重;研究领域逐渐拓宽。他同时也表示,尽管如今中国的拉美研究机构出现井喷势头,但研究人才依然相对不足。

  来自拉美地区的学者还表示,在中国发展拉美研究的同时,拉美地区也应重视和加强中国研究,双方学术上的交流可进一步推动中拉关系迈向新台阶。

  北京大学博士生柯裴(Patricia Castro Obando)按国家分类介绍了拉美地区研究中国问题的课程、团体、机构等的情况。她借助案例梳理了拉美地区中国问题研究的发展变迁,并总结道,拉美大学中与中国问题相关的课程很少;大多数涉及中国问题的研究机构都是为亚洲或亚太地区的研究而设,很少有机构专门研究中国;大多数涉及中国问题的研究机构少有或没有中国学者身影,当地研究人员汉语能力不足,没有在中国学习的经验。对于这些问题,她建议中拉应进一步加强学术层面的交流,以期促进双方更好地相互理解。